老人保健网

老人保健网

 > 资讯

 > 保健

 > 我一口气嫁了六个老公 骗局中被逼假戏真做

我一口气嫁了六个老公 骗局中被逼假戏真做

保健 更新时间:2024-03-01 11:29:15

  在异国他乡,我跌进一个男人为我编织的幸福里。没有想到,到头来,一切只是一个可怕的圈套……

  口述:我一口气嫁了六个老公

  高跟鞋砸出如意郎君

  2000年,我高考失败。父亲担心我的前程,找亲戚凑齐7万块钱,通过中介把我送到新加坡留学。10月19日,我飞抵新加坡。虽在异乡,但华人随处可见,加上说普通话就能与人交流,我并不觉得陌生。我顺利通过预科班考试,被私立大学录取。转眼两年又过去,我适应了这里的气候,把这滨海国家当成理想家园。父亲劝我回国就业,我置之不理,固执地留下来。

  我搬出学校,租住在廉价格子间里,与很多漂游族一样,每天早出晚归地找工作。可在这弹丸之地,就业原本已紧张,加上我的二等学院文凭,要找到合适工作难上加难。眼看返遣期日愈逼近,我的心情焦躁起来。

  第7次面试,我又一次失败了。我颓废地回宿舍,进门时,漫不经心地踢脱鞋子,高跟鞋划出一道弧线,竟被甩出了窗外……

  我关上门,匆忙赶下楼。眼前的一幕令我呆住——平地上,横躺着一亚裔男子,高跟鞋斜摆在前方,距离他头部不到十公分。难道我的高跟鞋将他砸死了?我惊慌地想,尖叫起来:“死人了,救命呀!”叫声没招来围观者,反把他吵醒了。他扬手摁住头,艰难地站直,瞪着我,许久才说:“姑娘,不用喊了,我没事。”我冲上前,呆呆地拾起高跟鞋,喜极而泣。他轻拍了我的肩,念叨着:“没事。”

  就这样,认识了陶迁,十年前从福建移民到新加坡的单身汉。带着负罪感,我送去纱布、消毒药,他感动地握住我的手,非要请我去吃日本料理。

  呷着波尔多红酒,品尝着鲜美的三文鱼,我壮着胆子问: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客气?”他笑而不答,只是深情地看着我。也许是远离亲情太久,片刻间我就把他当成最亲的人,倾诉起要被迫返国的遭遇。

  他沉默着听完,缓缓地摊开手,握住我手背,诚恳地说:“不如你……嫁给我吧!”

 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求婚搞懵了,惊诧地立起身。并非我保守,而是无法接受仅见过两面的男人的求婚。

  他深情地说:“原谅我冒昧……可我实在等不得你回国才相爱,等不得失去你后才后悔呀!”我凝望着他,他的睫毛间有泪光闪烁。他说:“只有你我立刻结婚,才能让你留下,才有机会与你在一起。”他冒着风险求爱,竟是不希望我被遣回国?!相处尚浅,却能相知相惜,我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  2004年10月11日,他牵着我去登记,还替我把行李搬进他公寓。少了婚礼,少了祝福,他做了四碟福建小菜,还把高跟鞋摆在中央见证。虽然寒酸,但那一夜我俩照样鱼水交欢。

  为助丈夫我嫁了第二个男人

  我又去了面试,是家对华贸易公司,地处郊区,月薪很低,应聘者寥寥无几。也许是竞争小,也许是结婚后有了底气,我竟然被录取了。

  1 2 3

更多精彩资讯请关注老人保健网,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最新资讯!

查看全部

相关保健资讯推荐

热门保健资讯推荐

网友关注

特别声明:本站内容仅供参考,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,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
电话: 邮箱:
网站备案号:闽ICP备18026954号-26 Copyright © 2021-2024 Laorenx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老人保健网 版权所有